探索发现

探索奥秘
聆听自然的奥秘|探索科学发现|奇异莫测的大自然

万茜你眼里的夏天是什么样子的?

万茜你眼里的夏天是什么样子的?

  2019年5月6日——立夏。

  为了让这个夏天来得更有仪式感些

  我们围绕3个与夏日相关的主题

  精选了14位艺术家的视觉作品

  用艺术家的作品来告诉大家,我们眼里的夏天到底是什么模样。

  我还保存着父亲在尼斯-家纪念品店给我买的沙滩浴巾。几个米黄色的法语单词“Cote d' Azur Nice Baiedes Anges”飞越大片 蓝色天空。沙滩上的游客弱化成了黑色小点,沙滩后面的一条路向远处延伸,两旁种着棕榈树。右边是粉色穹顶的内格雷斯科酒店,一面法国国旗飘扬在浴巾蓝色的天幕上。浴巾上唯独没有凯蒂。可是我知道,满头红褐色秀发如瀑布般垂到腰部的凯蒂正等着我的父亲,等他读一读她写的诗。 —— 德博拉·利维《游泳回家》

  Kirsten Beets出生于1983年,是来自南非的艺术家,以油画作品为主。她喜欢以夏日的海滩场景作为绘画的主题,来表现人们如何以休闲的方式和大自然进行互动。通常她会以一个较高的视角来观察事物,并且将细节以清晰整洁的方式呈现。人、地点、事物(有时候甚至是想象中的场景)就这样被记录下来,把流动的瞬间变为画作,使它们因此而变得珍贵起来,成为打开记忆的拉锁。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kirst_b_kind

  对于新西兰插画师Joanne Ho来说,水是她最喜欢的绘画对象。Joanne画常去的地方:休闲惬意的泳池、轻轻漂浮在热带的河流、或是吃着甜甜圈在海滩晒太阳。总之,这些地方一定充满了夏日的愉悦。Joanne也很喜欢鸟瞰的角度,画中人物都很小,但可以毫不费力地捕捉到她们乐在其中的轻松愉快。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helobirdie_art

  MariaSvarbova是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女摄影师,出生于1988年。她是文物修复与考古专业出身,从2010年开始从事摄影。Maria对社会主义时代的建筑和公共空间感兴趣,她用明快的色彩在其中创造出了一种新鲜的现代感。简约的画面和视觉的对称则暗示着一种冷漠无声的张力,迫使观者回应这种身体、孤独的体验。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maria.svarbova

  女摄影师Karine Laval出生于巴黎(法国),自1997年以来一直居住在纽约。她的艺术实践包括摄影和录像,画面中静止和动人的画面经常挑战我们对世界的熟悉感知,可以看作是我们生活的世界与某个超现实梦幻中的维度之间的桥梁。

  对水的迷恋让她的创作几乎都是围绕着这一主题,所以她的很多创作都关于泳池。在她看来,那些舒服的颜色能抵抗浮躁。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karinelaval

  SamanthaFrench是一名来自美国的画家,她在明尼苏达州中北部出生并长大,并于2005年毕业于明尼阿波利斯艺术与设计学院。她目前的创作主要探讨那些慵懒夏日中的逃离、宁静和怀旧之情。

  “我现在的工作主要集中在水中那些游泳者身上。利用儿时夏天沉浸在明尼苏达州北部不温不火的湖泊中的模糊的记忆,我试图重现水和自然的安详宁静,就像那些飘在水里的日子。这些画作连接着我关于家的回忆,在创作中我不断寻找夏天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和湖边温暖的夏日。它们是我的逃避,是我赖以度日的微妙‘缓刑’。与此同时,我被吸引到一个理想主义的时代,在那里,游泳帽和羊毛泳衣是司空见惯的。这种记忆,观察和摄影的结合使我能够抓住水的流动性特征,并以此纪念。”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samantha_french

  西班牙插画师Josep Moncada Juaneda出生于1967年,从小生活在地中海附近的他是一位深入水中世界的艺术家。他还像是个魔术师,在其细腻的画笔勾勒下,水下摄影艺术所呈现出的缤纷斑斓与光怪陆离的境象不仅触动了视觉上的精彩,还让众人了解到更多水世界的奥秘。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 josepmoncada

  Pedro Covo是一位出生于哥伦比亚的画家、插画师。“孤独的游泳者”系列是他的代表作品,他柔软的笔触如同水花飞溅,而他所具有辨识度的游泳者和绿松石一般的大海似乎天生便是一体。虽然他画笔下的游泳者有着明显区别于大海和波浪的颜色与形态,但他却刻意模糊了他们的样貌。这不仅使得他的游泳者们失去了个体性,同时也赋予了这些人物孤独和宁静的特征。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pedrocovo

  我最爱午后:迷迭香的气味和蒸腾的暑气,鸟儿与知了,棕榈叶的摇晃, 还有猛烈阳光下如轻盈的亚麻披肩般落下的寂静。——安德烈·艾席蒙《夏日终曲(Call Me by Your Name)》

  川内伦子(RinkoKawauchi)1972年出生在日本的女摄影师。她是当今日本最为著名的女性摄影师之一,1993年毕业于SeianWomens College;初出茅庐便以三部曲影集《Utatane》,《花火》,《花子》受世人瞩目,并获得日本权威摄影奖。她擅长用6×6的方画幅展现日常生活中的细微事物,惯常使用一台Rollei双反,在拍摄时大量运用闪光灯,削减了自然的光影效果,使得画面更多倾向平板、刺目,形成了RinkoKawauch独有的影像风格。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真的!」只是稍稍改变水管的角度,阳台边就又出现另外一道彩虹。这是太阳光的七个颜色。原本,彩虹并不常见,没想到现在却因为一条水柱,而让它在我们的面前现身。我真不懂,光为什么要把它的颜色隐藏起来?我猜,这个世界,一定还有很多东西是被隐藏起来的,或者是说,有很多东西是我们看不到的。——汤本香树实《夏日庭院》

  滨田英明(Hideaki Hamada )为日本摄影师,1977年出生于大阪。他常使用宾得67II相机、柯达Portra 400NC及160NC底片,延续清新风格。他于2010年开始记录只有4、5岁的两个孩子(Haru和Mina)无忧无虑的日常生活;这个拍摄项目《Haru andMina》充分展示了孩子童年时期最天真的动作与表情。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 hamadahideaki

  微风追随花园里的水汽,沿着楼梯往上吹上我的房间。那年夏天我爱上钓鱼,因为他爱。爱上慢跑,因为他爱。那年夏天我听鸟唱歌,闻植物的气味,感觉雾气在阳光普照的日子里从脚下升起,而我敏锐的感官总是不由自主地全涌向他。 ——安德烈·艾席蒙《夏日终曲(Call Me by Your Name)》

  出生于1980年的日本摄影师,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法国文学系,师承沼田元气学习摄影。他所拍摄的一系列“未来酱”作品让他在国内拥有很高知名度。“未来酱”并不是这个小女孩的本命,她是摄影师川岛小鸟的朋友的女儿,面对镜头泰然自若,毫不理会,只是做自己。照片中的佐渡岛是个乡下地方,老房子、老街道,未来酱穿的也是破旧的衣服,但在她身上好像看得到未来的希望。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 tobimasu_atami

  微风追随花园里的水汽,沿着楼梯往上吹上我的房间。那年夏天我爱上钓鱼,因为他爱。爱上慢跑,因为他爱。那年夏天我听鸟唱歌,闻植物的气味,感觉雾气在阳光普照的日子里从脚下升起,而我敏锐的感官总是不由自主地全涌向他。 ——安德烈·艾席蒙《夏日终曲(Call Me by Your Name)》

  奥山由之1991年出生在日本东京,是毕业于庆应大学法律系的摄影师、电影制作人。他的作品总是活泼明亮,质感粗砺却鲜艳坦诚,有人将之称为“年轻的力量”。他作品的魅力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他所使用的胶卷相机。他从未使用过数码相机拍摄过作品,而说到对于胶卷相机的热爱,万茜他形容说,“若有哪天没有按胶卷快门,会觉得浑身不舒服”。除了胶卷相机,奥山还有其他15只各式各样的傻瓜相机、宝丽来等,运用于各种他需要的场合。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 yoshiyukiokuyama

  接着我想起深夜开车回程途中,沿着星光闪耀的河流,来到这间位于海岸线上的摇摇欲坠的古旧新英格兰旅馆。我希望这条海岸线让我们俩都想起B城的海湾,想起梵高的星夜,想起我到礁石上与他做伴、吻他脖子的那一夜。还有最后一晚,我们一起走在岸边,感觉我们已经用尽推迟他离开的最后奇迹。——安德烈·艾席蒙《夏日终曲(Call Me by Your Name)》

  夏永康 (Wing Shya)1964年出生于香港。毕业于加拿大艾米丽卡尔艺术与设计大学。他追随王家卫,以剧照摄影师的身份参与电影《春光乍泄》、《花样年华》及《2046》的拍摄及设计工作;还拍摄了网络剧集《男女字典》;执导了电影《全城热恋》和《全球热恋》。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摄影师Lorena Cao是西班牙和德国混血,她出生在德国北部的汉诺威,并且在很小的时候就和家人一起搬到了海岛上生活。她在海边度过了她的童年,也因此她对海洋这个主题始终充满热情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lorenacao

  Lina Scheynius是1981年出生在瑞典的女摄影师,现在美国工作生活。她通过描绘面孔,身体和自然结合的快照确立了她独特的摄影美学。她作品中的亲密感紧紧地抓住了观者。她的作品有着复杂而微妙的视觉语言,现在很少出现性和裸体,但给人的感觉却比以往更亲密。

  如果你喜欢TA的作品,移步↓找到更多:

  INS: linascheynius

  忽然间,我想起山下磨刀时的双手,想起他一笑就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想起他满头大汗跑在最后时那左摇右摆的独特跑姿,想起他系着围裙在鱼店里帮忙时说“欢迎光临”的样子。我终于意识到,所谓死,就是一切都将在我眼前消失,而且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我再也见不到山下了吗?可现在是夏天,我还活得好好的,世界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依旧照常运转。——汤本香树实《夏日庭院》

  你准备怎样记录这个夏天?

探索发现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探索号 » 万茜你眼里的夏天是什么样子的?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