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发现

探索奥秘
聆听自然的奥秘|探索科学发现|奇异莫测的大自然

孙亮为什么我不喜欢自己?

孙亮为什么我不喜欢自己?

  对小学生来说,年年三好生才是值得爱的;对少年来说,能吸引全校异性目光才是值得爱的;对很多成年人来说,赚到很多钱,永远冷静体面,从不慌乱迷茫才是值得爱的。

  ?

  我记得我还是少年时,因为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深感落寞,也常常把自己YY成落难公主。

  因为我是父母收养的,所以在YY上我还比很多人有先天优势:可能我亲身父母是非常牛叉的人物啊!!我有一个非常帅的双胞胎哥哥啊!!孙亮之类的。

  不是我不爱我爹妈,其实我一秒钟都没想过要去找我没良心的亲爹妈,但是少年对平淡乏味的自身的羞愧,以及对牛叉生活的向往,往往能抹杀一切。这一点,我想大部分经历过青春期的人都是能承认的。

  在晋江的一些让人无法直视的YY小说写手们,不管她们实际年龄多大,心智上,感觉都还在青春期,甚至更小。因为她们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共同点:无法正视卑微的自己。他们并不喜欢现实的自己,所以才要在YY里满足对自己的完美规划。在她们的设定里,自己就应该是美艳不可方物,才智旷古绝伦,装备炫目高档,出身秒杀全球的。很明显,如果自己是这样的人,“一定比现在更幸福”,所以他们才那么执着于描写这种繁华富丽的另一重生活。就像穷人总是YY自己有钱的状态——穷人也肯定不喜欢自己的穷。

  当然,有些稍微克制一点的作者,不好意思那么直接的玛丽苏【1】,但写得也还是这一套繁华富丽的故事,里面的女主男主,照样还是自己的投射罢了。还有一些人,采取的投射方式是崇拜某一个繁华富丽的人。

  比如我一位高中同窗,就非常崇拜戴安娜王妃。别人文具盒上贴的都是偶像歌手啥的,她贴的是报纸上剪下来的戴安娜像,还把出生年月死亡年月恭恭敬敬抄在上面。常说“戴安娜身高体重是多少多少,我只要再高多少就和她一样”“我以后也要想戴安娜一样做慈善业,他去过的国家我都要去”之类的,在她心里,她是真的很想每一寸都变成她。

  对软弱的少年来说,这不是奇怪的倾向。那个平淡无奇的自己,长着雀斑和痘痘,有发胖倾向,爸妈做小生意,自己和姐姐还得共用一个房间,甚至有时要穿姐姐的旧衣服,成绩很普通,永远别想上台领奖发言,不会跳舞唱歌,只能在下面给校花班花鼓掌的自己,实在太没意思了。

  比起戴安娜,或是在漫画小说电视剧里那些女主角,真的差太远太远了,而且似乎永无翻身希望,这个时候,怎么改进,怎么纠正,怎么接受,对一个少年来说,都是太难了,也太不可能了,所以只好采取一个粗暴的解决办法:在另一个世界里,让自己重生为十项全能的无敌女主角。要什么有什么,有一万个帅哥为自己打得头破血流。她只要负责一一临幸就够了。她享受这个不存在的身份,甚至可能无法自拔,一切都是因为,她不觉得那个真正的自己,是可爱的,值得欣赏的。

  要接受自己,欣赏自己,爱自己,这是多么大,多么难的功课啊。别说少年了,无数成人都做不了这一点。所以我每次听到流行音乐里那些“我就是喜欢做自己”“做自己最快乐”之类的歌词,都会打心眼觉得好假。以我自己的个人经历来说,要花很多很多年,我们才会知道自己是值得爱的。做自己是唯一的出路。

  大部分儿童和少年岁月(甚至包括很长一段成年岁月),我们被教育的并不是爱那个平淡,晦暗,乏味的自己,并由衷为自己的一切状态和努力骄傲,我们被教育的,是去爱那个完美表现的超我。那个理想中的自己。

  对小学生来说,那个年年三好生的超我才是值得爱和追求的,没有年年三好生,自己就是时刻需要管教和检讨的坏孩子, 对少年来说,那个能吸引到全校异性目光的超我,才是值得爱的,丑小鸭的自己,是拼命摆脱都来不及的状态。而对很多成年人来说,越来越无孔不入的成功学教育告诉他们:你现在就是坨屎,应该改进丢弃,只有那个赚到很多钱,住到很大房子,开很好车,泡最靓的妞,永远冷静体面,从不慌乱迷茫的超我,才是你应该去爱的。

  所有的教育都指向这点,并用一种运动鞋广告的精神告诉你:you can do!everybody 都 can do,为啥你就 cant?快去do,快去do,快去脱胎换骨,快去丢弃现在,快去达到完美的硬标准。

  就是因为我们一直爱的是超我(要命的是,在这种故事里,超我还总是高的要命),从来没有爱过自我,所以,姑娘们即使长大了,摆脱了初级的玛丽苏YY阶段,接受了“世界不会给我第二个身份”的现实,却还是无法接受自己。

  这几年我的自身经历,还有姑娘们和我交流的经历,以及专栏收到的信里,经常都会出现这种情况;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自己都没有料到,自己能做出那么糟糕的事情来,自己把自己喂到那么肥,自己会对烂男人那么俯首帖耳,自己会对工作和未来那么懒惰不上心,自己会那样背叛他人的信任,此类,等等。

  这些惊吓之后,常常接着无穷无尽的自我厌弃。其实这都是不爱自己的症状。我们并不爱,也根本没有耐心和机会了解真正的自己,所以当真正的自己做出和预期不同的行为时,我们会非常惊讶,然后再为自己表现了不完美,不够超我的一面而深感焦虑,耻辱和厌弃,因为我们觉得那个不是超我的自己,是沆瀣的,是糟糕的,是不值尊敬,不值得一看,更不值得一爱的。

  幼年和少年时,我们可能会被不合格的父母和应试教育灌输这一观念,成年之后,我们还可能被成功学继续灌输,强化这一观念。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很讨厌成功学的原因,糟糕的成功学,糟糕的父母和天朝教育部一样祸害无穷。

  人的成长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了解自身和世界的限制。“知道你总有做不到的事”,几乎是成人世界的第一条铁律。总是活在虚妄的自我幻想和设置里,很难说是成人心态。永远活在对自我的不满里的人,是很难让她付出心力真的去自我成长的,相对于成长,他们更愿意去做一种自我“增值”——即他们不大在乎自己是不是真的进步了快乐了,而只是在乎自己是不是更接近于那个虚妄的超我了。

  那些花掉全部身家,冒一切风险去整容的姑娘,那些去买负担不起的房子,去泡负担不起的女人的男人,其实都是这种状态的极端,在他们的标准里,这些都是接近超我的硬标准——只有做到了这些,他们的人生才完整了。在多次强化中,为硬标准而活的功利主义人生观也慢慢成形了。

  “爱幻想的小公主”,这在童年或少年时期,也算个可爱的称谓。到了成人世界里,则是一个笑话了。成长和理性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让我们学会包容,获得力量。若连不那么好的自己都无法包容,无法和解的话,包容他人也就是个伪命题。若没有勇气接受此刻,那继续前行的勇气也无从谈起。这一切先从抛弃玛丽苏状态开始吧。

  篇幅有限精力有限,“学会包容”和“获得力量”其实是两个相辅相成的环节,今天之浅显说下前一个。后一个以后慢慢理。

  文/Daisy

  注:

  1、玛丽苏,即 Mary Sue 的音译。玛丽苏(Mary Sue)一词据说原出于国外的同人小说圈。某外国作者创造了一个名叫Mary Sue 的虚构女主角在自编的科幻同人文里尽情YY,名声大振,这个虚构名字也成为了具有代表性的心态名词。

  Mary Sue即在同人文中虚构出一个真实剧情中没有的主角,此主角往往很好很强大,与真实剧情中的人气角色纠缠不清,暧昧不断,桃花朵朵开。现在,玛丽苏还不光指同人文作者的自恋心态现象,也指原创文作者的心态现象。另外,也不仅限于女性作者。对于男女作者皆有的这种心态现象,统一简称为 “苏”(Su)。

  心理延伸

  会员测试:记忆力测试

  心理FM: 灯熄之后,知交剩几人

  心理讲座:我们以为自己知道的事情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探索发现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探索号 » 孙亮为什么我不喜欢自己?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