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发现

探索奥秘
聆听自然的奥秘|探索科学发现|奇异莫测的大自然

陶大宇中国“扩大内需”为什么难以实现?

陶大宇中国“扩大内需”为什么难以实现?

  “扩大内需”是一个喊了多年的口号,但从践行来看收效甚微,因为这其中有一些问题。

  首先就是中国这960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自有资源能否满足中国人过上较为富裕物质生活的需求?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中国这种“两头在外的出口导向型经济”道路就成了意义不大的画蛇添足,那样中国只需直接把这960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资源做成满足自己需求的东西就好了,根本无需绞尽脑汁出口创汇,然后再用这些外汇从海外进口各种资源和产品,这么倒腾来倒腾去没什么必要,而对于弥补中国在某些资源和产品方面欠缺和短板,也只需要维持有限的出口创汇确保基本的“互通有无”即可,根本没有必要一门心思地将整个经济发展模式都扑在“两头在外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上。由此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这960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自有资源并不足以支撑中国人过上较为富裕的物质生活,于是中国需要出口创汇,用外汇购买外海资源来满足这种需求。

  这种如此重视“两头在外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的做法当然还可以有另一种解释:中国当前处于资本原始积累阶段,当然有必要尽量“多赚钱”。虽然这一理由从逻辑上讲是成立的,但“中国这960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自有资源并不足以满足中国人过上较为富裕物质生活的需求”这一结论却并不受影响,因为当前中国的自有资源很多方面已经呈现出过度开发的现象,然而中国人依然没有做到过上较为富裕的物质生活,这足以说明中国的自有资源并不能满足这种需求。

  既然如此,那中国当然就只能尽其所能的利用海外资源,这便是中国“两头在外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模式的根本由来,通过出口创汇赚取美元,然后再用这些美元进口海外资源为己所用。而根据“比较优势理论”,对于中国这样一个自有资源尚不足以满足自身需求的国家而言,中国在全球化分工中的角色自然不可能是——资源供给地,但中国却有着丰富的劳动力,所以中国在全球分工中的角色自然就成了——劳动力供给方。为了简化问题便于理解,在此我们假设中国这960万平方公里内的自有资源均不参与出口创汇,出口创汇的各种产品所用的资源均为海外进口,中国在出口创汇的过程中只出劳动力。

  如此,一批外海资源被进口到中国后,中国以自己的劳动力将这些资源做成各种商品出口海外创汇,一件商品被卖出之后的价格包含“成本”和“利润”两部分,例如一件物料成本为8美元的商品,卖10美元,获得2美元的利润。为了确保接下来的出口创汇能够继续,中国并不能将这10美元全部拿出去消费,用于改善自己的生活水平,而必须要将那成本所对应的8美元留下作为本钱,为接下来的生产进口下一批外海资源,所以真正能够为中国所用的就是那2美元的利润部分,只有这2美元所对应的海外资源是能够被中国用来消费改善自己生活水平的。虽然在中国的账面上,记载的是进口了8美元的海外资源,但真正能用到中国人头上的只有那2美元的利润份额。

  中国人能够享有的资源总量便是这960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自有资源和“2美元的利润”部分所对应的海外资源,这是理论值。在确保可持续发展,而不是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情况下,中国的自有资源并不足以满足所需,因而只能寄希望于海外资源,所以请记住这——“2美元的利润”,它非常重要,几乎承载着中国人改善生活水平的全部可能性与希望。

  以中国当前的生产力而言,满足中国人过上较为富裕物质生活的需求明显已经不是瓶颈,如果资源也不是问题,那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完全可以一跃而起,所以问题当然只能出在资源方面。就当前的情况而言,中国这960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自有资源对于中国人改善生活水平的助推力已经相当有限,在中国的自有资源已经普遍呈现出过度开发的情况下中国人依然尚未做到过上较为富裕物质生活,中国人当前以及未来在生活水平方面的改善,基本上只能寄希望于外海资源。而出口创汇的利润部分又比较微薄,这就是中国人当前的生活水平依然不算高,提高速度也较慢的原因所在,总的来说——自身资源不足,可利用的外海资源较少。

  很明显的是,对于中国来说“出口”与“内需”是一对矛盾。首先是劳动力就这么多产能就这么大,用于“内需”的多,用于“出口”的就少,反之亦然;其次是资源,用于“内需”的多,用于“出口”的就少,反之亦然。对中国来说尤为突出的当然还是资源问题,中国从海外进口一批资源,如果将这批资源更多的用于“内需”,这当然会在短期内改善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但这同时意味着,用这些资源做成的各种商品能够用于出口创汇的份额将会减少,这会影响中国的外汇收入,进而影响到中国外海资源的利用能力,反过来这一样会影响中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如果在较长的时间里较大幅度的倾向于“内需”,还会导致“吃老本”,因为外汇收入不足,中国就不得不用以往积累的美元储备来贴补进口,从而导致坐吃山空。所以对于中国来说,“出口”和“内需”显然存在一个平衡点,不能过分倾向某一端,过分倾向“出口”会影响中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过分倾向“内需”亦然。

  结合上述,中国的外贸结构必须保持“外汇收入外汇支出”,也就是说要有外汇盈余,才能确保中国总是在外海资源方面能够有更多的斩获,中国人生活水平的提高才能有所依靠,这就是为何“出口创汇”、“海外市场”、“自由贸易”对于中国来说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

  在此也许有人会说中国已经积累了巨额的美元储备,何不用这些外汇储备来购买海外资源用以提高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呢?中国账面上的美元储备虽然很多,但真正能为中国任意使用的却并不多,因为这其中大多数的美元是国外的投资,这部分钱就像储户存在银行里的钱一样,银行可以拿储户的钱去做钱生钱的生意,但却不能拿这些钱去吃喝玩乐,银行要确保这些钱的流动性,应对储户的随时取用,中国大多数的美元储备性质相同,中国可以拿这些钱去投资、贷款,但必须确保这些钱有去有回,而不能以消费这种有去无回的方式花掉,所以这些钱并不能被中国直接用来提高中国人的生活水平。真正能够用来改善中国人生活水平的只有那些赚来的钱,也就是通过那“2美元的利润”攒下来的真正属于中国的钱,这部分钱在中国美元储备中份额并不算高,而这些钱也不能全部花掉,因为中国必须保留一定的美元储备以应对不时之需,这部分钱形同于“死钱”,所以真正能花掉用于改善中国人生活水平的美元储备其实很少。

  再有则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如上述,劳动力就这么多产能就这么大,用于“内需”的多,用于“出口”的就少,如果中国过多的倾向于“内需”,就会使中国能够用于出口的商品减少,这不仅意味着外汇收入的下降,更重要的是意味着“中国制造”国际市场份额的减少,而市场是不会等你的,你这边离开,那边马上就会有人补上来,亦如上述,中国人生活水平的改善非常依赖海外资源的输入,出口创汇对中国是如此的重要,对中国来说,“中国制造”失去海外市场份额的后果是难以承受的。

  如一些观点所言,“中国制造”失去一些海外市场并不足惧,中国可以通过“扩大内需”的方式,来消化那些未被输出到海外市场的产能与商品,这也是呼吁“扩大内需”的观点的目的所在,然而通过上述简单分析我们不难发现,这样的观点乍一看好似很有道理,但具体实施起来却根本行不通。对于有着14亿人口的中国来说,把这些东西吃了用了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无论是从意愿方面,还是实际操作方面,都没有任何问题。但问题在于。

  首先中国这960万平方公里范围内的自有资源已经难以满足继续提高生活水平的需求,中国继续提高生活水平的愿望的实现必须要仰赖外海资源的输入,而在美元作为“全球货币”的情况下,要求得海外资源就需要先赚取美元,这就需要中国必须确保出口创汇的能力,于内部来说,这要求中国必须确保有足够的劳动力和产能被用于出口创汇,于外部来说,陶大宇这要求中国牢牢把持住“中国制造”的外海市场份额不缩水。

  其次中国出口的很多商品本身就是进口的海外资源做出来的,这些东西如果不是出口,而是被中国市场消化,就意味着这些东西不再能被用于赚取外汇,在此情况下中国就要被迫动用美元储备贴补海外资源的进口,中国外汇的收支就会呈现“外汇收入外汇支出”的状态,这对中国来说显然难以长久维持。

  “内需”与“出口”对中国来说是一对难解的矛盾,中国只能寻求二者的平衡,不能走极端,过分偏向哪一边的结果都是影响中国人生活水平的改善与提高,这就是所谓的“扩大内需”为何难于实现的原因。在自身资源不足,和美元霸权体系下,中国人当下以及未来,生活水平的提高能够依赖的主要就是那“2美元的利润”,所以提高生活水平,过上较为富裕的物质生活,对中国人来说必然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

  可用的资源总量相对固定,市场上的商品数量自然也相对固定,既然供给相对固定,那问题当然就在于如何分配这些供给,所以对中国来说所谓的“扩大内需”其实就变成了和“收入分配改革”同一的问题。例如一个月薪10万的高收入者,他这10万的月薪可以对应数台手机、电视等等,但他一个人却不可能买很多台手机、电视去用,而另一些月薪3000的低收入者又可能因为收入较低生活拮据,想要换手机、电视却没有闲钱,于是这就造成了市场上的手机、电视滞销,市场需求不足,实际上这些滞销的手机、电视相当于攥在了那个月薪10万的高收入者手里,想要这些滞销的手机、电视卖出去,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把那个高收入者的10万月薪匀一些给那些月薪3000的低收入者,于是市场上的需求就被扩大了,原本滞销的东西现在可以卖出去了。

  其实“需求”总是在那里的,没有人不想让自己的物质生活变得更丰裕,“需求”可以说是没有上限的,因而“需求”是不需要刻意去制造的,所以实际上根本不存在“扩大内需”的问题,问题的根本永远在于如何满足“需求”。

  (待续)

探索发现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探索号 » 陶大宇中国“扩大内需”为什么难以实现?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