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发现

探索奥秘
聆听自然的奥秘|探索科学发现|奇异莫测的大自然

郭碧婷“中庸茶人”赵玉方:老茶品出新人生

郭碧婷“中庸茶人”赵玉方:老茶品出新人生

  福建茶叶网

  做人要像六堡茶

  见到赵玉方的时候,他刚坐凌晨五点半的飞机从广州回来,脸上看不出疲倦的神色,坐在茶店里颇有兴致地泡着茶。“冲第一遍水,要倒掉,我们叫润茶。注水的方式有很多,高水细冲时,水对茶的作用力小;高水粗冲时能迅速把茶激活。不同的注水方式冲出来的茶汤不一样,不同产地的杯子泡出来的茶味道也不同。通常半老的杯子冲出来的茶比新杯子好喝。”他埋着头,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水流忽高忽低,壶盖与壶身碰出令人愉悦的声音,一愣神儿的工夫,一杯茶已推到面前。

  尝一口,微苦,还带着股土腥气,但香气凝重,含在嘴里一团和气散不开。老赵介绍说,这是2000年广西生产的一种黑茶,叫六堡茶,也是他的生活茶。“普洱、茯茶属于热茶,白茶、绿茶属于凉茶。六堡茶居于两者之间,即便坐着喝一下午也没关系,你感觉不到它进到你的胃里,而是在全身上下融化开了,身体只有润的感觉。”他说得不含糊,没有把玩语言的油滑,字字平实。喜欢六堡茶,是因为它中庸,不偏不倚,不急不躁,不温不火,他也是这样的人。

  “圈外人”看茶看得清

  赵玉方这次去广州的目的是与一些茶友访茶,鉴定两款茶的年份和价值。从外在信息上已经完全鉴别不出来了,只能通过内在信息,去喝、去品。有一款千两茶商家打算卖掉,但断定不了生产年代,也就无法判断其价值。赵玉方知道,千两茶在上世纪50年代生产过一批,六七十年代停产了,再次恢复生产是1983年。但他从口感上判断,茶既不是50年代也不是80年代的,而是介于两个年代之间,可70年代又没有厂家生产……

  最终,他下了一个看似简单的结论——野千两,也就是茶农自己留下来的茶。“茶跟人差不多,科班出身和野茶出身价钱会大不相同。”老赵打趣道。他对比过60年的农家六堡茶跟同一时期的厂茶,“味道的确要差很多。”

  老赵走到哪儿都会随身带着一个小本,把对茶的一些感受随时记下来,久而久之形成了他作为一个“圈外人”对茶的新认识。“为什么一些品茶会邀请我过去?因为圈里人对茶是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而我是做企业出身的,面临千变万化的市场,我有一种跳跃式的思维。当圈里人百思不得其解时,我给出了个概念‘野千两’——问题解决掉了。”他两手一摊,呵呵一乐,笑里满是成就感。

  广州博物馆给一个卖普洱茶的商人三个月的时间展示茶的历史,商人专门请来设计团队,定的主线是“茶叶贸易”。老赵一听,说主线错了,广东在全国最出名的不是茶叶贸易,而是广东人喝茶的文化,“潮汕功夫茶”在中国历史上可是占着重要地位的。他直接告诉那商人,贸易没意义,重要的是展示广东人的茶文化。商人最终采纳了他的意见。

  茶香要凝聚,生活也一样

  赵玉方最开始喜欢上茶有一个细节,他去北京找一个收藏六堡茶的专家,专家喝了第一泡把茶一泼:你这个茶是哪个厂产的,再喝第二泡:你这个茶是哪个年份的,第三泡:你这个茶没法要。为什么?说出个一二三来。老赵一听就来兴趣了,当年就投资买了几千万的茶。通过这个细节他找到了生活的支撑点,玩儿茶、收茶。他现在很轻松地说:“只要经常喝,你也能喝出来。就好比一篇文章,懂文字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是谁写的。”

  以前总觉得,茶文化在庙堂之上,是什么高深的东西。没想到一句“经常喝”说明了一切。

  很多人夸赵玉方学茶快,他说了一句很实在的话,“我只是多跟国家级的专家打交道,而不是跟茶商打交道。专家给我的信息很正,评价也是很客观的。不像我身边很多玩儿茶的人,太浮躁!”老赵说他们有领袖欲,炫耀自己有多少收藏、到处给别人讲茶。“他很少给人讲茶,讲得更多的是人生。老赵在短短几年时间就能达到这些水平,就是因为追求的东西不同。弘一法师出家晚,但他皈依自心,超然尘外,才为世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河北师范大学的教授南方这样评价他。

  老赵从2009年开始接触茶文化,他说当时把自己的灵魂弄丢了,想从茶里找到更多值得精神去寄托的东西。“肉体跑得太快了,得想办法让精神追上它。”见记者不解,他又接着说,“当一个人做到花钱不眨眼的时候,是很可怕的,特别像我们这样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人,会出现空虚的状态,找不到创业时的激情了。”这类话是入不了大多数人的耳朵的,很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但他就坐在你对面,你却对他“鄙视”不起来,因为他的眼神特别真诚,“我在39岁之前还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当我们什么都拥有的时候,追求会很散,找不到目标,生活也就没动力,这时候就不得不重新寻找目标。老赵说,评价一款茶的好坏,要品它的香是不是够凝聚,有些茶喝到嘴里香很散,给口腔和身体的信息是杂乱的,这就不是一款好茶。真正的好茶,香味要统一一致,生活也一样。

  追求自在的茶道形式

  最近他一直在思考中国的茶道究竟是什么?是“遥看草色近却无”的静谧?还是努力适应年轻人的价值观?“中国的茶道原本是让人静静地坐在那儿享受,而不是去奔跑、撒欢儿。”赵玉方参加茶圈人士举办的茶会,茶会上要求手机静音,要求正襟危坐……一结束,所有的人都长嘘一口气:太压抑了。

  “现在的年轻人做不到这点。”他说,后来他干脆不刻意还原什么了,把很多形式都淡化掉,“边喝茶边玩儿手机,有什么不对?没有人会说你坐姿不对而体会不到茶的味道。”慢慢发现,来找他喝茶的总是年轻人居多,他不是迂腐的老夫子,是追求自在的一个人。与此同时,他也在把这份“自在”影响着身边更多的“茶人”,“喝茶只是一种形式,为了喝茶而喝茶没任何意义。”

  石家庄一个知名企业家喜欢收藏玉,有一次喝茶时跟老赵说了这样一番话:首德次符,意思是如果一块玉的品质很好,不用给它加任何符号它依旧是一块好玉;如果它只是一块石头,再怎么细心雕琢,它也只是一块石头。人性本质的东西远远高于外在的东西,赵玉方没有玩物丧志,而是通过玩物来提升自我,玩儿茶,最后超越茶。

探索发现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探索号 » 郭碧婷“中庸茶人”赵玉方:老茶品出新人生
分享到: 更多 (0)